“对不起,我要离开餐饮业了”

发表时间:2020-05-09 06:00作者:饭一萌来源:原创
年前备战all in团年宴了,打算大干一场买房结婚,结果房子钱也进去了。开工之后,有的员工看到行业不景气离职,有的因为回来觉得不安全离职,有的觉得赚得少离职......其实我也很过意不去,但也没办法,只会做饭这门手艺,现在就靠我们两口子来勉强支撑房租水电。每天来找工作的比吃饭的人多,我们也不敢乱用,毕竟要考虑很多成本的问题。

还有一家在郑州开了五六年的老店,老板和员工一起过起了吃萝卜的生活。



房租、员工宿舍乱七八糟加起来一个月就要几十万,但现在资金链出现问题,虽然已经把住的房子卖掉,在允许复工之后暂时维持起餐厅的正常运转,可现金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实在是撑不下去了,退租的话房东押着的几万块钱也要不回来。对不起,我真的想离开餐饮业了!


进退两难,成了很多餐饮人目前的现状。



的确,这次疫情波及范围广,持续时间长,行业可能不会快速恢复。想要在这场持久战中取得胜利,关键还是要保证现金流安全,开源、节流和获客。


追本溯源,就是要练好企业内外功。


P1

对内:修炼内功,才能自救


都觉得2020餐饮的关键词应该是“熬”,其实应该是“变”。


而餐饮,特别是中小型餐企在2020年的竞争,归根到底还是组织管理能力的竞争


比如西贝,没有复工时将所有制度梳理了一遍,其中员工手册前言就写了一天。


无论什么行业的企业,摆脱以往经验式的、游击队式的管理模式,将各项标准细化才能实现制度的升级,让企业发展往前迈一大步。其次就是员工的培训,餐企老板及管理层专业素养的提升。想要取胜,必然是需要在菜品质量、服务水平、运营能力、营销策略等多个方面全面提升。



这次疫情也让部分餐企危机意识增强,纷纷谋求多元化发展,或加大力度触网发展外卖,或加码食品加工等新零售领域


过去从不涉足外卖的陶陶居酒家也在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之举——“外卖”,并表示未来“堂食+外卖”的模式将成为陶陶居的常规“配置”,预计外卖业务在未来将占到总营收的10%


近几日海底捞推出了冲泡拌饭和方便粉丝两款方便速食新品,从2017年的自热火锅到现在的速食新品,海底捞已通过新零售的方式从一个火锅品牌跨界成为方便速食领域的网红零售品牌。



小恒水饺创始人李恒在相关行业会议上分享了“下一站,零售化、无人化、和数字化”主题演讲。


各大餐饮巨头的种种突破都为很多中小型企业验证了2020行业趋势所向,所以还大家要稳住阵脚、客观评估、做好定位,盘点自身组织、业务、资金、产业链条种种情况,优化内部结构,提高自身能力,用积极努力的态度迎接未来的变化。


P2

对外:寻求帮助,强强联合


云海肴等餐企输送闲置员工到盒马生鲜,展开新时代“员工共享”在疫情期间一度被顶上热搜,其实这也是“共享经济”时代的一种表现,一方解决基金问题,一方解决人才困难,何乐而不为?


所以2020年餐饮的关键点还在于寻求外部帮助,强强联合,实现共赢。


这几年很多餐企为了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纷纷开始自建中央工厂、物流配送,但大部分餐企都苦不堪言,门店营收全都砸进了后端,还要面对大量资金的亏损。



其实被互联网+”浸染这么些年,餐饮业的链条越来越长,分工越来越明确,从供应链到品牌建设、营销,餐企有了更细的部门划分,每个板块也都有了很多独立而专业的成熟公司,正如餐北斗创始人黄晓波所说,未来的餐饮一定是越来越轻,把专业事交给专业人去做。

而此次疫情更让分工优势凸显,无论外卖、半成品、直播带货,如果只靠餐企自己,倒下的餐企可能还要翻几倍。另外,还可以跟产业上下游合作,采用业务外包的形式,分散经营压力和风险,也可以跟平台和其他行业深度合作



(部分素材源于网络,侵删)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华夏幸福创新中心9层
联系电话:400-630-1852
食品经营许可证编号:JY11105112220126
饭一萌公众号
涨客舟小程序
版权所有:北京饭一萌科技有限公司